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白色的猫 下 [芥敦]

◆算是完结啦——懒得放前两篇链接。

◆玻璃碴子真好吃x

◆ooc注意。

不知道是哪天早上中岛敦睁开眼后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他正和一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还紧紧相拥。正当他有点儿尴尬的想要叫醒这个搂着自己的男性时,一条配色眼熟的鬓角差点没让他像个被非礼的小姑娘一样尖叫出来。

我天我搂着芥川龙之介??!等等他还搂着我??!

正当中岛敦浑身僵硬尴尬的不知道是继续搂着芥川睡还是干脆把他叫醒的时候,芥川慢慢睁开眼带着一股清梦被扰的低气压挪开放在中岛敦腰上的胳膊,抬手挠了挠他下巴。明显是刚睡醒的声音略带一丝沙哑。

别闹。

中岛敦莫名的松了口气。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砍我呢。然后他小心翼翼伸出食指戳了戳这个重新揽住自己像是要睡个回笼觉一样的人开口问他。

喂你不觉得这种情况有点诡异吗?

下一秒中岛敦就发现自己已经在地上躺着了,他有点怨念的捂着肚子盯着天花板方向出现在他视野里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心里不断的重复一句话。

合着你不砍我是准备踹我来着吗……算了你踹吧。

中岛敦看见芥川从床上站起来走向他,以为自己即将迎来凶猛的进攻。他迅速远离这个人形凶兽,在卧室门口发动异能摆出防御的样子。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面前这个在他眼里一直是冷酷无情代言词的男人眼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和着一种细碎的光芒像流星一样闪过,消逝在最深处的黑暗中。

那是一种中岛敦从未见过的,一种他觉得与芥川龙之介这个人的性格完全相反的光。

明明应该盯着芥川防守他的下步行动的中岛敦,脑子里却开始乱七八糟的思考。想要找出一种事物来比喻他在芥川眼里看见的那个碎掉的,带着光芒消逝的东西。

当中岛敦杵在门口胡思乱想的时候,芥川绕过他出了门,同往常一样洗漱,准备早饭。中岛敦原本已经压下去的尴尬又翻上来了,他解除异能觉得点不好意思,伸手挠挠后脑勺,然后像是在这里待了好久一样娴熟的找到卫生间漱了漱口顺便洗了把脸。

等等我怎么对这儿这么熟悉啊??!

中岛敦脸上还挂着没有擦干净的水珠,双手撑在洗手池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后知后觉的惊讶起来。但他随即又以这里大概和自己的宿舍构造差不多这样的借口安慰自己。随手把脸上的水珠抹干净,中岛敦觉得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芥川龙之介家里了……侦探社的大家会很担心吧。

但当中岛敦经过背对着他安静吃着早饭的芥川站在门口是,他迟疑了。中岛敦听见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小小呼喊声,微弱却又无法忽视。

留下,别走。你会后悔的。

中岛敦一脸莫名其妙。我会后悔?为什么后悔啊我和这人很熟吗?但他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了问芥川。

喂,那我就这么走了?

没有得到回应当然就在意料之中,中岛敦开门走出这座让他有种莫名熟悉感的房子。转身,关门。低下头发现有水珠打在地上。中岛敦以为自己脸没擦干净,于是伸手抹了一把。

咦,我哭了啊。

中岛敦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时候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他只是觉得在刚刚关上这扇门的时候,这扇门像是夹断了一条连着自己,和一个被自己珍藏已久的宝物的线。在这条线断开的时候,原本满当当的心空出了一大块。从这个巨大的空洞里涌出一股意味不明的水流,它流经肺腑,最后从眼眶中洒出。

这眼泪来的太突然吓了中岛敦一跳,他想把泪擦干净但等到他两只袖口被眼泪浸的湿透,这眼泪也没有止住。中岛敦干脆放弃了,就这样带着两道泪痕离开这个地方。等他站在武装侦探社门口的时候,下意识的抬手抹了抹眼睛。

啊。眼泪止住了。

武装侦探社的人们终于找回了中岛敦。

芥川终于解决了他的麻烦。

可是芥川龙之介的早餐又变回了夹着果酱的两片面包和一瓶放在冷藏室里的牛奶,不用每天丢掉卧室门口摆的齐齐的尸体,不用烦恼每天有只猫在地板上打滚求抱抱,不用担心某天忘了挠挠猫下巴自己的文件被翻的一团乱,也不会每晚独自一人入睡后被打扰了。

芥川龙之介的宠物丢了,那是只漂亮温顺的,带着虎皮斑纹的纯白色猫咪。

我是谁我在哪儿??!
终于完了欢呼雀跃x
其实结局就是敦君恢复人形失去了那段记忆芥川还记得,也只有芥川记得。
一个人忍受双份的孤独。
这个设定可真棒。安详

评论(2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