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无冬之夜

安特库,是我,法斯,今年的浮冰要好切不少,又有能跟我们一起做冬季巡逻的宝石了。你们没准见过,是郭斯特,但现在我们叫他黑水晶,嗳,最初我总是认他成你,为此还被敲碎几次,但我忍不住。
我忍不住,安特库,钻石说这是爱情,辰砂骂我是个傻子,老师摸我的脑袋,告诉我今年冬天就不会了。可不会什么?不会独自一人哒哒行在冰上吗?还是说我能同别人炫耀我在冰上滑行时超帅的模样?黑水晶救我很多回,每次我们都一样支离破碎,这时候我就总想起你,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难过?是我的过错使你同老师分别,明明只有冬日才能重逢,初次的拥抱却是最后一次。
对不起,安特库,近段时间我糟糕的可以,总是哭——老师说这叫哭,叫流泪,是过去古老生物的陋习,可我无法控制这种行为。我总看见你在阳光下瞧我,张张嘴说两句话就又分崩离析,我记不得你说什么,但我想你总是帮我渡过难关,可能是趁轻松时骂我两句傻瓜。
安特库,我更强了,就连波尔兹也认可我,我一人就能击溃旧式的新式的月人,可我仍记得我是块硬度3.5的磷叶石,身体薄荷色,任何宝石接触我都能使我产生裂痕。我贝壳做的双腿给我速度,合金的双臂使我有力,甚至青金石的脑袋能让我看上去更好看些,但我的心仍旧没变,我还只有一颗磷叶石做的心。我开始后悔,没准当初就应当认认真真完成博物志,冬眠时悄悄溜出来找你,同你在冰天雪地里开拓新世界。
我不知道自己还算不算是不是法斯,但我知道你仍是你,即便我总将黑水晶错认,即便我今后可能连磷叶石做的心都要被替换,可我仍记得你。
这或许就是古老生物之间流传的爱,我是一颗宝石,可我爱你,但不像钻石爱着波尔兹,也不像我爱辰砂,因为他们在或不在都会给我们带来痛苦,而你不一样,安特库,我总是被你救赎。
今年的浮冰其实一点也不好敲,它们仍辛辣地嘲讽我,偶尔对我表示关心。黑水晶总走在我身侧但你在哪里。
安特库,你在哪里。

评论(24)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