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柴

姐妹情深啊同学们。

艾琳和艾达挤在浴缸里,湿漉的金色头发贴在白皮肤上,胸口两点红。温的水液漫过浴缸边缘,黄色的橡皮鸭子被拦下来,艾琳拾起鸭子,抬起身越过妹妹把鸭子放在洗漱台上,带得水雾弥散。艾达鼻腔里是好闻的女孩子味,于是她深情地呼吸起来,颊上晕红,眼前是闪烁的金星。
艾达眼前是姐姐的平整的胸部,曲线不明显,肋骨隐隐约约从皮肤下凸起,艾琳的头发垂下来,落在她脸上。妹妹哧哧地笑起来,姐姐坐回水里,用一双绿眼睛鹿一样地瞧她的姐妹,问她,艾达,你笑什么?
姐姐,试试看像父亲母亲一样亲吻吧?这次换妹妹起身,她附过去压在姐姐身上,连胸部和私处都要紧贴,她凑上前亲姐姐红润的水一样柔和的嘴唇。姐姐闭起眼睛,也回应一样去亲妹妹,浴室里肌肤相碰的声音被掩盖在排风扇的嗡鸣里。约摸四五秒后,姐妹俩一齐用绿眼睛交换意见,双方都觉得如此亲吻和之前并无区别,除了相互摩挲嘴唇,还能怎样?艾琳眨眨眼,伸出舌尖舔舐妹妹的嘴唇,沿着唇珠描摹。艾达会意地张嘴,也伸出舌头去。
吮吸的声音在瓷砖间回荡,当姐妹二人终于分开——像她们出生时从一个子宫里分离一样——一条银线在昏黄的光里明灭。妹妹在舔嘴,姐姐把头埋进水里,咕嘟咕嘟吹起泡泡。艾达去握姐姐的手,笑嘻嘻地说姐姐好色哦,都牵出口水来啦!亲过之后姐姐就是我的人嘞,只能和我结婚,我们会生一个和我们一模一样美丽的小宝宝,要有金色的头发和绿色的眼睛,要有姐姐的唇角痣和我的胸口一块砂。姐姐探出头,揪起一缕金发,把它揉成团打成结编成一朵花,说艾达,你有了美丽的和我们一样的小宝宝还会和现在一样喜欢我吗?我们仍会爱着对方,爱我们天作的另一半吗?她把手按向艾达的小腹,小腹下方的沟壑边缘仍是光洁一片的。艾达看看她,也伸出手去抚摸姐姐的同一部位。
姐姐,宝宝是我们爱情的附属品,是产物,是结果,就像父亲和母亲在有了我们以后依旧相爱。这个结果无从插入我们之间,让我们分离,更何况,我们是不可能不互相爱着的。说到这里,艾达朝艾琳眨眨眼,艾琳会意,接过话头继续讲。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就像母亲昨晚听的那场歌剧所说一样。该从浴缸里出来啦,艾达,再这样下去就要感冒了吧?出来,我给你擦头发。
两个姑娘并排坐在梳妆台前,不大的镜面只能照出她们各自的半边脸庞。艾达在涂她的面霜,艾琳在擦自己的头发,墙上的钟指向十二点,窗外是明亮的月光,橘色的猫咪在呼噜呼噜地舔毛。艾达先爬上床,等姐姐把一切收拾妥当,关上灯,月光把她们的脑袋染成白金色。艾琳坐在床边,左手牵着她中意的布偶,迷迷糊糊地打个哈欠,翻身躺进被子里。妹妹阖着眼,手却伸过去,捏住姐姐的右手。
“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你(我)是光明,我(你)是增光之人,我们就是天作之合。”

评论

热度(36)

  1. 雨町柴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乐园港女子图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