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火锅 [芥敦]

◆饿。超级饿。

◆想法源于和朋友间发生了又不敢提起的小矛盾。

◆ooc注意。



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又吵架了,理由是中岛敦想吃麻辣锅而芥川要吃三鲜锅。中岛敦很不开心,他想要和芥川闹,可他不敢。他想芥川好容易才分给他一点点喜欢,万一匀给三鲜锅可咋整,所以他撇撇嘴,说自己不想吃麻辣锅了。

选蘸料,又是一番风波。中岛敦想吃蒜泥香油,香香滑滑他顶喜欢。可芥川要吃麻酱,他吃不来中岛敦那一口儿。于是中岛敦很委屈,超级委屈,无敌委屈,委屈得要掉金豆豆。他心里想着我不!我就要蒜泥!嘴里却噼里啪啦说的没一句不拥护麻酱。

中岛敦不敢跟芥川闹哇,他寻思着芥川前几日就不怎么搭理他,自己个儿跑去中原前辈那儿一问才知道芥川手下来了个新人,聪明伶俐又有本事,芥川可没少上心。可中岛敦觉着自己笨手笨脚,一天到晚净惹芥川闹气,然后就是殴打保护动物大白虎。他什么都不会做,而芥川他那么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就该跟更好的人走在一起,何苦跟自己纠缠些弯弯绕绕。

越想越委屈,中岛敦的泪珠珠稀里哗啦掉在手里的料碗里,棕黄色的麻酱上溅出透明的坑。芥川不明白他怎么了,也不愿放下面子好声好气的哄,只是冷冰冰问他,人虎,你想做什么。

这下可好,中岛敦彻底委屈到了头。他丢开手里的料碗,冲过去把芥川一抱,油乎乎的手抹在芥川的白白衬衫上。中岛敦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呜呜咽咽告诉芥川他以后不吃麻辣锅,不要蒜泥蘸料了,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他还说,我可以学着做事情,可以不用你操心,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芥川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好,只能先把中岛敦油乎乎的胖爪子从自己身上拿开,把碗塞回他手里,告诉他锅开了我们吃火锅吧。


我司。我最近好勤奋哦。
@喻香揉司

评论(22)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