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我的金鱼死去了 [芥敦]

◆久违的芥敦,大致文题无关叭。

◆不愿做年终总结。不好的事情太多了。

◆一直在退步的柴。ooc注意。



中岛敦养了一缸金鱼,非常普通的街边十块钱好几条的那种,带色的小鲫鱼。在一个风和日丽的美妙早晨,中岛同学发现自己的小金鱼全部暴毙,肚腹处的细白鳞片在阳光下折散出七彩的光。中岛敦他难过得要死,左思右想也想不出金鱼为什么要死掉,他抱着卖鱼商贩送他的塑料小盒,带着盒里他死去的金鱼,去找前辈们解惑。

太宰先生忙着策划盛大而隐秘的自杀,国木田先生忙着应对一摞摞文件和自己精密的时间表,侦探先生正忙着吃甜甜的小点心,与谢野小姐不在,可能是出门采购去了,而福泽社长,中岛敦借个胆子也不敢擅自打扰。整个侦探社里只有中岛敦最闲,他什么要做的事情都没有,只是抱着装满死鱼的塑料小盒坐在逃生通道的第一阶楼梯上,惨绿色的照明灯将他的发色染的有些非主流。

这是为什么呢。中岛敦站起来,抱着他的小盒单手拍拍屁股上的灰,晃晃荡荡顺着楼梯走下楼去。

街上所有的人都避着他走,像是见了什么大恐怖一样。中岛敦不明白,索性也就闷着头在街上横冲直撞,像只长了白毛腐烂生霉的螃蟹,走到哪儿都叫人退避三舍。

直到他撞上一个更恐怖的。

中岛小朋友一头扎在芥川龙之介肩膀上,颈子挨颈子,肩胛骨对肩胛骨。芥川叫这一撞撞得后退几步,看清来人差点就要动手砍人,满面我这一巴掌下去你肯定会死。中岛敦不敢吱声,低头缩肩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讲出个对不起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放我一马叭。芥川揪住他的领子迫使他扬起头,看了看又松开,在中岛敦的领口擦了擦手。

芥川问他,你哭什么。中岛敦吸溜吸溜鼻涕,说他的宝贝金鱼死了。

气氛忽然诡异,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不约而同地沉默起来,他们就站在大街正中央,分开熙熙攘攘的人群,如同洋流中固执的礁石,偏不让这水流顺心。中岛敦搂紧他的盒子,眼泪小股地卷过金鱼的死尸,让尸体一浮一沉恍若新生。

中岛敦,金鱼是死去了,可它们是以“中岛敦的金鱼”为名死去的。芥川龙之介操起他仅有的情商试图安抚中岛敦,可说着说着自己也难过起来。

有意义的死亡是好事,总抵得过它们无声无息地死在卖鱼人那个砖石结构是大池里,被人厌弃,在下水道里变成一缕幽魂,同我最后的结局一样。

你不会的,芥川。中岛敦压住颤抖的声线,小声又铿锵有力。你也会以“中岛敦的芥川龙之介”为名死去的,不,你不会死,你会一直活下去,活在灿烂光明的人间。没有人会在下水道里蒸发,不会的。

芥川龙之介横他一眼,不笑也不悲伤。他擅自在心里给中岛敦冠上“芥川龙之介的”名头,可他不说,只是陪着中岛敦去买了新的金鱼,还给他买了个精致的玻璃鱼缸。







是这样的。
我编不下去了。
died。

评论(11)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