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盲 [宰你]

◆谁点的囚禁梗来着……我没忘。没忘。但是我忘记谁点的了(。

◆尽情放纵展翅高飞。第一人称视角。

◆一边写一边颤抖。ooc注意。




我深爱着太宰先生。

他仿佛是我肢体延伸出的一部分,随同我的心情肆意舞动。他是我掌中紧握的盲杖,是我漆黑道路上的灯火,是我曾经拥有过的,璀璨无比的双眸。

我是个盲人,但不是生来如此。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恶疾,我失去了视力。在这之前我便与太宰先生熟识,并深深被那个神秘的男人所吸引。太宰先生曾于我开过如此的玩笑。

“我要是能做你的眼睛,那便是上天赐予我的莫大恩惠。”

可我已经失去了那双连你都为之心动的眼睛了啊,于是我那时逐日消瘦,形容枯槁不复曾经风华模样。我开始自我唾弃起来,明白这样的自己越发称不上太宰先生那样的人,思苦苦思,陷入了无尽的恶循环。

将我解救出来的也是太宰先生,他的手轻抚我的脸颊,掌中粗糙的绷带纱布摩挲我的皮肤,我的脸部一阵发热,有如火烧。

“看着如此美丽的小姐日渐消瘦可不是我干的出的事。”
“我是否有幸能成为小姐的眼睛?”

我想我当时一定是激动的泪流满面,因为我清晰地忆得太宰先生明朗的笑声和他发间蓬松柔顺的触感——就像是抚摸我心爱的小狗——他俯身拉起我的手放在他头顶。

“虽然我讨厌犬类…不过自此以后我便要以导盲犬的名义自居了呢。”

这样我便寄住在太宰先生家里,太宰先生时常捉着我的指尖,去描摹每一样物体。书柜,穿衣镜,还有他的脸庞。每当这时我都会感觉到太宰先生脸上温和的笑意,并且从胸腔深处发出声来。

他说“你可不能忘记我的模样,我的小姐。”

他会在秋日带我出门,让我倾听脚下落叶的呻吟。他会春朝携我同行,让我细品鸟儿的轻啼。他会夏夜拉我游湖,体味蛙蟾的耳语。他会冬午同我静坐,在无声中沉寂。

我爱他,爱他教我看见的每一处景色,爱他教我听见的每一种声音。我爱他绵柔的嗓音,柔软的发丝,爱他我记忆中那副俊朗的容貌。

我爱他轻吻我的双唇,声音沙哑低沉。我爱他抚摸我的躯体,触感微痒难明。我爱他舔舐我的肌肤,同我说。

“不要叫我太宰先生。”
“我希望听你唤我治。”

我愿意沉浸在治给我的光明里,只看他让我看的,听他让我听的世界。




就这样。
囚禁主要是讲精神上约束而不是控制身体。
希望能让你们满意:P
我想被芥川亲亲抱抱举高高(。

评论(19)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