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爱我 [芥敦]

◆时间线在芥川和中岛搭档后,强行让他们互相喜欢。

◆忙着还债顺便摸鱼。

@喻香揉司 给你结个小果子。不吃也得吃。




芥川龙之介躺在血泊里,一块血肉盖住他的腿,一具尸体垫在他身子下面,总算是没咯着他瘦削的身板。他闭上眼,觉得自己好像折了几根肋骨。

中岛敦就躺在他旁边,一臂之遥。他小腹部开了个洞,残缺一只右脚,闭上眼权当自己是个死人,是具马上要流尽血液的干瘪尸体。

你傻逼吗。芥川龙之介恶狠狠吐出四个字,像是要将伤痛一起呵出去一样。作战计划可没写战斗途中你应该扑上来给我挡枪子儿,你傻逼吗。

中岛敦右胸口处的弹孔喷吐出血色的雾气,他不吭声,不接芥川的话茬。平时八竿子打不出句话的芥川也只有在面对中岛敦的时候才会如此暴躁,气急败坏急着将他一寸寸碾碎化作骨粉咽下喉咙。

断裂的骨头带着毛刺割进肉里,痛得叫人害怕。可芥川不在乎,比这痛得多的事情他都经历过。他屈伸手指,握住一把血色的泥土。

芥川龙之介想起了第一次和中岛敦战斗的境况,那时中岛敦也丢了只脚——还连带半截小腿,只不过是左脚。腹部也开了个洞,赤红的生命气息滔滔外流。可他那时仍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红着眼冲上来给了自己一拳,像是街尾发了怒的野猫张牙舞爪又有些怯懦。

现在的中岛敦就躺在他右手边,像是枯水期的溪流,将断不断也不知凭什么吊着。芥川心想你这人虎不是很能吗?你不是愿意替我挨刀吗?你倒是站起来和那次一样冲上来咬我啊?褐色的泥土叫芥川攥出几滴腥味的水珠,又重新落回泥里消失殆尽,他咳嗽起来,连带着胸腔里的断骨一起颤抖。

我要不来,你会死的。

中岛敦总算开了口,声音不复明朗倒像是几天几夜滴水未进的迷途者,沙哑干涩的厉害。他用尽全力伸出臂膀把手落在芥川的手上,身上的洞却越发鲜活,要从这具破烂身体里脱出。

芥川恍惚间觉得身下的尸体活了,伸开僵硬的指掌恶狠狠扣住他的手。他睁眼一看,哦,原来是中岛敦。芥川龙之介忍不住就要驳他,我早已是个将死之人,怎会恐惧死亡?像是梦呓,中岛敦又攒出几个支离破碎的句子,芥川好容易在一片电流嘈杂声中把他拼凑完整。

你还活着。
你还活着。

腹部开着洞的白发少年偏过头,斑驳血迹糊住他紫金色的眸,黑雾笼住他的肩。芥川隐约看见他笑了,明媚灿烂简直要灼伤他的肉体,可定眼一瞧中岛敦的脸上满是破败的迷惘——不如说是一片虚无。

芥川龙之介叹了口气,像是呼出了全部的生气,他也偏过头,声音难得平和。

你别喜欢我了。

他看见中岛挣扎起来,睫毛扫破血色的泥网,满目哀伤。芥川觉得中岛敦是在为他自己难过,难过他自己拼了命都没能听到什么好话反而被人生硬的拒绝。可他又看见中岛敦的眼睛软化下来,眸里含着糖。

可我要不喜欢你,就没人喜欢你了。

中岛的声音断断续续轻轻柔柔,喉咙里仿佛漏着风,芥川只能竭力去听,连断了的肋骨都不管。

没人喜欢的滋味很难过的。

原来他是为我难过,芥川恍然,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中岛敦拼出的句子重若千斤坠砸在他眼角,痛得他流出泪来。

那你爱我吧。他把千言万语都揉进这一句话,努力翻转手掌握住中岛的,握住那只如尸体般冰凉的手掌,有滚烫的血从他眼角划过,一路烧灼最后落入身下的褐泥开出赤色的花。

中岛敦勾了勾手指,和芥川十指相扣,身上的破洞再也流不出什么,狰狞丑陋横在他人生里,像把钝刀。

他听见有人说,你爱我吧。



摸完鱼去写作业。
安详。

评论(1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