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芥川龙之介你个骗子我们不能再好了 [芥敦]

◆继续摸鱼大业。

◆点文是什么我不知道新型的蚊子吗。

◆最近就是喜欢甜腻腻的东西。ooc注意。


“芥川那家伙出什么公差啊…”
“明明已经七夕了。”

中岛敦横躺在沙发上,怀里圈着个抱枕,嘴里嘟嘟囔囔得抱怨着。原先那张多看两眼让人有点犯怵的冷脸现在反而让中岛敦思念无比。

他来来回回在沙发上翻着身,对怀里的抱枕揉揉捏捏就是不愿意给芥川龙之介打个电话。中岛敦想,我给他打电话不就承认我想他了吗?那可不成。

于是他愉快的决定打电话问问芥川的工作怎么样。

拨通的电话在响到十下时才被接起,中岛敦听见对面传来枪械射击与人类惨叫的背景音,他打了个哆嗦咽了口唾沫,直到芥川发出不耐烦的啧声才颤巍巍的开口。

“那个…芥川?”

“有话快说,我还在忙。”

中岛敦委屈起来,觉得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给你打电话你怎么还这个态度啊。

“你的…工作?怎么样啊。”

芥川龙之介操控着罗生门吞下射向自己的子弹,连掩体一同切开敌方的人手,一脸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太清啊你再讲一遍。

“如果不是有人给我打电话我大概已经解决了。”

中岛敦扁扁嘴,差点没给气哭。

“那我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只听对面枪林弹雨的背景音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传出一声轻笑,中岛敦屏住呼吸,恨不得把那声音录下来当做闹铃然后让他全天二十四小时响个不停。

“现在,开门。”

芥川向手下打了个手势,转身离开战场走进不远处的一座楼。楼里没人,皮鞋踏在地上的清脆声响在整栋楼里回响。

中岛敦瞪大眼睛,听着渐渐消失的背景音乐,满脑子都是不知何时在网上看见的小段子。他咧嘴一乐,丢开怀里的抱枕,连拖鞋都没穿就跑去开门。

“好好好!你是不是!”
“……哦。”

大半夜的,门外除了冰凉凉的空气什么都没有,就连平时老在家门口蹲点求投喂的大黄猫阿黄也不知道跑哪儿去鬼混了。

“你看看现在几点。”
“不去睡觉给我打什么电话。”

中岛敦彻底给气哭了,他眨巴眨巴眼睛流下两滴心酸泪,然后哇得哭出声。

“呜哇——芥川龙之介我们不能再好了!”

电话里音量骤增的声音差点没让芥川把手机扔出去,他叹了口气,不知道又是哪句话没说对。

“既然你没睡,刚好我也有话要说。”

中岛敦没搭腔,只是可怜巴巴的吸着鼻子。

“我也不知道是早还是晚。”
“最近听见手下们聊七夕。”
“应该就是最近吧…”
“七夕节快乐。”

好嘛只有一句七夕节快乐吗我都主动给你打电话了你怎么就这样呢。

中岛敦满心委屈的吸吸鼻子,只是在电话这头嗯了一声。

“嗯…他们还说要这样。”
“我爱你。”

白毛儿老虎彻底炸了毛儿,在家门口一蹦三尺高,像个傻子一样咧着嘴乐呵起来,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芥川我们和好吧!”
“我也是啊!”

不知道是早是晚的七夕贺文,只能在酒店里就着WiFi发…
大概是晚了吧。
考虑要不要把太芥太中太敦一块儿写了。
咦怎么全是太开头。

评论(1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