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束光 [芥敦]

◆我开心,我要发糖。停电梗,芥川怕黑设定…啊这个脑洞好甜不知道写不写的出来…

◆大概十分短小…x 梗来自小天使儿。妈妈我爱这个天使啊!

◆ooc注意。here we go.


窗外的黑暗淅淅沥沥的从屋顶渗透进来,填满了空隙。

今晚的天空没有月亮,连星星也不在。

芥川被深沉的黑暗包裹,在客厅的沙发上慢慢蜷成一团,成为无边黑暗的饵食,和黑暗融为一体。

这个人是真真实实恐惧着黑暗的,这是人类根植于躯体最深处且无法抹去的本能。这点本能被不知名的放大镜放大了千倍万倍,最后具现为名叫芥川龙之介的单独个体,并赋予他并不敞亮的灵魂。

他闭上眼,把头埋进膝盖间,就像很久以前他做过的那样,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已经浮现于表面的脆弱的神情。

芥川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怕黑,但是他明白自己是结结实实的恐惧着的,所以他用黑暗伪装自己,意图成为黑暗的一份子。

他成功了,也失败了。成为黑暗残忍代名词的芥川还是和原来在夜晚瑟瑟发抖的小家伙一样,恐惧着黑暗。

芥川把持住飘开的思绪,把黑暗从脑子里剔除,反反复复思考着无关紧要的事情和无关紧要的人,试图以此抗拒从更深处弥漫而来的恐惧。

黑暗依旧存在,他伸出尖利的指爪拥住芥川,用冰凉的唇轻吻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肤,贪婪又温柔。

打了个冷颤,芥川还保持着原先的那个姿势,一动不动接受着黑暗的恶意,十指紧抓袖口,将那块布料蹂躏成愁眉不展的样子。

他隐隐约约听见开门的声音,有些停滞的思维并没有分出一点空隙去思考有自己家门钥匙的人会是谁。芥川安安静静的在沙发上,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坠入更深的黑暗。

熟悉的脚步声在身前顿住,一阵衣料摩擦的稀碎声响后手里被塞入了一个有些温热的物体。芥川移动手指,按下一个按钮,身前站着的人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芥川已经知道是谁了,他抬起头,看着被突兀传来的光线晃了眼睛正努力眨巴眼睛驱散眩晕感的中岛敦,扯出一个无声的微笑。

中岛敦眼前一片亮堂,不知道是被晃了眼还是对面沙发上那人隐隐约约的笑。他揉揉眼睛,认认真真说出玩笑一样的话。

龙之介,我来送你一束光。

芥川舒展开身体,突然站起身,极近地端详着中岛敦的眼睛。中岛敦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准备把刚才看到他脆弱样子的自己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芥川觉得中岛敦真像一束光啊,破开黑暗把最深处的自己照亮。给漆黑的自己涂上鲜明的色彩。

中岛敦见芥川不支声,心里更是没底,正支支吾吾打算给他道歉却被人一把抓住下巴,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中岛敦闭上眼,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准备迎接想象中的打击。

他迎接到了落在眼睑上的吻和自己发热的脸庞。中岛敦听见芥川在自己耳边说了句什么,温热的气流打在耳廓上有些发痒,然后扬起嘴角露出灿烂明亮的笑容。

有人告诉过你,你就是一束光吗。
有啊龙之介,刚刚有人告诉我了。

妈妈这个梗真他妈甜啊…
我今天已经不知道没有几次了。

评论(2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