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同处一室,共卧一床 [太芥]

◆刚好有人点太芥的糖于是当做贺文码上来。常见的同居梗,不知道混进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设定。

◆一定要控制住手不要虐…

◆ooc预警。here we go.

清晨的白色阳光从咖色的窗帘里穿过,在黑发少年的眼睑上投下比窗帘颜色略浅的阴影。大概是感觉到了阳光的温度吧,被暗色的光亲吻着的少年慢慢睁开眼。

所有的光都跳进他深邃的黑瞳里一去不回。

芥川从梦境深处挣扎出来,迷蒙的眼神在头顶上方不远处的脸上聚焦。待大脑也开始清楚运转的时候,芥川将额头抵在清秀脸孔主人的胸膛上,深深地叹息。

这个画面无论看了多少次,都缺少一种脚踏实地的真实感。

伴随着慵懒声音响起的还有来自额头处沉闷的震动。芥川把头挪开从床上坐起来,拉起放在一边的衬衫随意套在身上,掀开被子下床慢条斯理系着扣子。

早安啊芥川。
早安,太宰先生。

明显与身量不符的宽大衬衫盖过小部分大腿,芥川在道了早安后安安静静的站在穿衣镜前系扣子,从下至上遮住躯体上深深浅浅的红痕。精致的锁骨与脖颈从不合身的衬衫领子里露出来,甚至小半边肩膀也晾在外面。芥川盯着镜子里的少年看了一眼,说出了今天一天的第二句话,语气无奈又带点微妙的得意感。

太宰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留下这么多痕迹。
那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也只有我能看。

身后的人靠在床头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然后从一边抽出条裤子穿上,在床的另一边滚了一圈来到床的这边。赤着上身从床上下来随随便便蹬了双拖鞋站在芥川身后用力伸了个懒腰,满足的呻吟一声顺手从背后抱住镜子前的黑发少年,把下巴搁在他肩上懒洋洋地开口。

啊——又是新的一天呢。希望今天芥川可以和我一起殉情啊。
太宰先生,这个问题我大概回答过很多次了。只要和太宰先生一起,什么都可以。

芥川表情冷淡的接上太宰治的话茬,漆黑的眼睛里有光溢出。太宰治一脸我就知道,笑嘻嘻的直起身揉乱芥川的黑发,转身去找件上衣穿。

我当然知道啊,但是现在芥川要是和我一起死掉的话,还真是可惜呢。

芥川转过身,背对着镜子,看着在衣柜里翻来翻去的太宰治,眼里溢出的光像是照亮了漆黑的瞳色,连带着整个人都亮堂起来。

太宰先生。
嗯哼?
我爱你。
我知道啊,我一直知道。

好不容易找出件合适衬衫的太宰治丢开手里的衣服,眯起眼坐在床上挥挥手招呼芥川过来。芥川也没犹豫,理了理衬衫下摆走近太宰治身边。

得到的是意料之中的拥吻与轻抚。

刚刚起床的两人又重新滚回床上,窗外白色的日光毅然而然的冲破咖色的窗帘跳进黑色的瞳孔里,酝酿出比白色更加耀眼的色彩。

太宰先生,我爱你。

太宰治叹了口气,低头用新的痕迹覆盖赤裸的躯体。

我知道,我一直知道。

我还是想开车…
最近码出来的都什么玩意儿啊…
意念艾特想吃糖的那位好少年。
这劣质糖甜的掉牙…

评论(6)

热度(87)

  1. 拾柒。麓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