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白色的猫 中 [芥敦]

◆呜呜呜我写还不行吗x

◆照例ooc预警

◆这糖我要发不下去了x


一人一猫就这样以一种奇妙的关系生活了大半个月,芥川默许这只猫对自己磨磨蹭蹭弄脏自己的外套,猫咪允许芥川偶尔拽拽它的尾巴及日常不给自己投食。

但在这个月月末,芥川收到了一个惊喜。

准确点说这件事甚至让芥川久违的感受到了惊恐。

这一天芥川同往常一样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打开卧室门准备去洗漱。但当他打开卧室门的时候,脑子里朦朦胧胧的睡意瞬间消散。因为在他卧室门口卧着的不是相处了进一个月的白猫,而是失踪了挺久的中岛敦。

芥川想都没想一脚踹在正躺在地上打呼的中岛敦腹部,将他踹出老远。正当芥川准备战斗的时候,中岛敦在他充满敌意的瞪视下慢慢爬起来,蹲坐在地上,抬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嘴里含糊不清的发出委屈极的喵呜声。

芥川的大脑当时就当机了。

蹲坐着的中岛敦见他愣住,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抱住芥川的大腿在他小腹处蹭了蹭。带点讨好的意味盯着他看。芥川别过脸,忍着一胳膊肘砸在他脸上的想法提着中岛敦的后领把他从腿上扒下来拖着他下了楼。

家里赖着的白猫就是中岛敦。

芥川坐在沙发上,花了好久才接受这个事实,并在深思的期间无数次用脚尖抵开这个喵喵叫着想要粘过来的人形大猫。等做出这个决定后,芥川看见对面不远处委委屈屈泪眼汪汪的中岛敦,想了想后朝他招招手,接住一脸雀跃的中岛敦像往常一样挠了挠他下巴。芥川瞅着在自己手下眯起眼满足的呼噜呼噜叫着的中岛敦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

反正都是只猫嘛,呆在这儿也没什么不可以。

于是中岛敦继续留在了芥川的屋子里。二人依然同以前一样,你活你的我活我的互不干扰。芥川偶尔挠挠大猫的下巴,大猫偶尔为了在芥川腿上枕一会儿在地上打滚卖萌。

当然芥川觉得这事儿没得商量。

在某天半夜,因为体弱向来浅眠的芥川感觉有个温暖的物体爬上床揭开被子,在自己怀里小心翼翼团成一团。他睁开一只眼,看见窗外的月光从窗户里照进来正好投射在怀里蜷成一个团的中岛敦身上,反射出淡淡的白色光芒。

芥川闭上眼,随手拉好怀里大猫扯开的被子,伸手抱紧了猫咪。怀里的猫咪轻轻一颤,毫不犹豫的转了个身抱住芥川细瘦的腰部,把脸埋在他颈窝满足的哼哼着。湿热的气流扑在脖颈处有些痒,芥川向后缩了缩脖子,抱着白色的带有虎皮斑纹的猫咪安然入眠。

每次结尾都让我觉得迷极了。
强行发糖。
果然产玻璃渣比较适合我。
我觉得自己的懒癌要治好了。
最后一篇要回归老本行(咦)发玻璃碴子。

评论(7)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