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盛开与月下白虎掌边的银莲花 下篇[花吐症/芥敦]

◆这其实是绽放与罗生门旁的金色郁金香的下篇。

◆我觉得这样起名字很有意思啊x




等芥川龙之介知道那件事的时候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当时芥川正准备出任务,临出总部前听见组织里为数不多的几位女成员正聚在一起叽叽喳喳不知在嚼谁的舌根。

芥川从不在意是否有人讨论关于自己的事情,因为他向来不会把这些弱者放在眼里。但这回零零散散飘进他耳朵里的关键词出现了值得让他关心的内容。

“…人虎…花吐症…死亡…”

芥川人生中第一次任务失败就在今天。自打听见那个消息,芥川的大脑就处于一片混沌的状态。他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去森欧外那儿问出中岛敦埋在哪儿的,因为等他回过神来就已经站在一面刻着中岛敦名字的墓碑前久到双腿发麻了。

要不是腿麻了芥川大概还不会清醒过来。

芥川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简直糟糕透了,如果非要举出什么例子来形容的话,大概是这样的:你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满满咬了口还未成熟的柠檬,口腔中充斥着的只有让人忍不住泪流满面的酸涩,还要加上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忠犬一样濒临绝望的哀伤和迷茫。

芥川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没有那种大敌已死的快慰,而是像匹刚刚失去配偶的独狼。血红着双眼端坐在伴侣的尸体旁,想要对月长嚎。出口却只剩沙哑的呜咽和绝望。

但他们连恋人都不是啊。

芥川无法分辨对于中岛敦这个和自己极为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人在自己心中处于什么地位,也拿捏错了这只白毛儿老虎的逝去在自己心中所占的分量。

这天之后芥川就很少出任务了,取而代之的是拖着一天不如一天的身体去中岛敦墓前放下小小的一朵纯白色的花。

是的没错,芥川同样患上了花吐症。他吐出来的花叫银莲花,花语为失去希望。

这花儿是在芥川还在被太宰治教导时认识的。当时太宰治像往常一样丢给他一捧白色的花束,让他处理掉。芥川也明白这又是太宰先生的不知道第几个女伴送来的花束,当他正准备将这束花扔进门口的垃圾桶里时,夹在花束中的一张小卡晃晃悠悠落在他鞋尖。上面写着这种花的名字和花语。

看来这女人也不是不知道跟着太宰先生没有好下场。

直到现在这张卡片才被芥川从记忆的角落里翻出来,拍拍上面盖着的薄灰和以前一样感慨:看来自己也不是不知道这样没有好下场。

爱上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会有什么好下场呢。

芥川本就体弱,这把在港口黑手党手中锋利无匹的尖刀从内部开始崩裂。他的每一口呼吸都像是吸入了什么尖利的物体,在千疮百孔的肺部兜兜转转最后从喉咙中喷薄而出,化为一阵剧烈的咳声。但芥川只要还能动,就会去中岛敦的墓前站一会,轻轻抚摸墓碑上刻着的名字和照片里白发男孩儿明媚的笑颜,并在临走前留下一朵、或几朵带着血迹的小白花。

最后的最后,芥川已经虚弱到只能靠医院的各种医疗设施来维持生命。每天仅有的不固定的能清醒过来的时间,都会看到自家下属樋口一叶坐在床边以泪洗面。这时候芥川总会想,没有了自己,这个对自己还算忠诚的弱者该怎么办。

死亡的临近让芥川看清了樋口是真的,全心全意的对自己好,他也把自己仅存的所有怜悯都给了这个一直追随着自己的女人。但是芥川明白不久后他们就将迎来最后的分别。

果然,没过几天,因为通宵照顾芥川所以迷迷糊糊趴在病床上已经睡着的樋口做了个梦。梦里樋口看见了她从未见过的芥川的笑容,和正轻轻向她挥手像是要告别的站在芥川身边的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当时就惊醒的樋口才发觉自己早已泪流满面,被眼泪浸湿的袖子粘在手臂上,徒增一股凉意。但更让她惊心不已的是消失在病床上的上司。樋口像是明白了什么,拨通首领的电话哽咽着报告了这个消息。

随后港口黑手党的成员们在中岛敦的墓碑旁找到了芥川已经冰凉的尸体,没有人能说出是什么支撑着一个将死之人一个人来到这座墓碑旁,安静的面对死亡。

当时的芥川微笑着靠在墓碑上,表情安详。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老友,也像是见到了许久不见的爱人。宽大的病号服遮住了芥川由于病症而变得骨瘦如柴的躯体,只露出苍白的手指和指尖一朵淡白色的小花。

当天阳光明媚,春光正好。被阳光斜斜笼着的芥川坐在地上,靠在爱人身旁,看见了梦的甜蜜悲伤。

妈的什么鬼结尾!掀桌。
完完全全写不出自己想要的味道。难过。
有错欢迎指正,我会改的。with和善的微笑:)
这是给你的。大玻璃碴子。科科。@悯先生

评论(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