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柴

不思量

偶尔雷狮会感慨时光飞逝,十年前他还做着他的皇子,卡米尔丁点大,脸颊是属于幼儿的圆润,有海色的眼睛,眨眼间那个只跟在他身后的孩子就长得同他齐肩高,如今除了仍嗜好甜味,竟是无什么相似之处了。卡米尔是他的心腹,是兄弟,是为数不多的应该守护的东西,雷狮从不怀疑卡米尔会背叛他,因为他清楚只要自己有不得不做的理由,他的弟弟会义无反顾地走进最深的深渊里去。
但卡米尔还未成人,连酒都喝不得,最多只能嘬一嘬酒心巧克力,他还潜意识地倾心于可爱的,无杀伤力的毛绒绒的物品。雷狮乐得如此。虽说他从不后悔当初逃离那个囚笼时带走卡米尔,让他有些过早地接触世间的阴暗晦涩处,过早地把笑容压进箱底,但卡米尔未免有些失了像他这般年纪该有的什么东西——雷狮跟他同岁时床头还放着一只狮子布偶,这是他从未对谁提起过的不堪回首的往事,而现在他的卡米尔已经学会在枕头下藏一把硬科的枪或匕首了。
雷狮惯于身后有卡米尔的存在,也惯于一回头就瞧见一双海颜色的眸子,他信不过天下所有人,但独独能将背后交付给卡米尔,他相信卡米尔绝不会背叛他,认为世界上同他有最浓厚的感情的就是他的弟弟,这世上仅剩他们还流着相同的自由的血液。卡米尔十年前是个好孩子,在握住雷狮的手离开时是个好孩子,学会杀人放火后也是个好孩子,他十几年如一日地爱和信任他的哥哥,他绝不会让雷狮失望,因为他永远是雷狮世界里的好孩子。
卡米尔第一次看见雷狮作恶时不恐惧,不讶异,如同雷狮生来就不羁,他把一切情感都笼在心里,盖在一双蓝眼睛下面。他不放肆,于是沉默,做雷狮的一道闸,是狂傲的猛兽心里秉持的清明。雷狮想过十年后,他们拿到大赛第一,拥有一搜真正的船,他站在船头,卡米尔站在他身后,面前是无数他们迟早要征服的土地海洋,帕洛斯在甲板上晒太阳,佩利在骚扰他,卡米尔像他一直所做的那样,用眼睛望雷狮,让他的哥哥一回头就能看见一片已被征服的海。
多笑笑,卡米尔,我们的未来真正被握在自己手里了。雷狮咧起嘴,露出两颗尖尖虎牙,头巾被海风提起。卡米尔抿嘴看他,扯住被风鼓起的红围巾,鼻子里是潮湿的盐味,于是青涩地抿着嘴弯起嘴角来,像个好孩子一样笑了。

评论(15)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