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柴

恶人

艾库美亚,月人的王子,人魂,居高临下地把法斯逼到绝路里去,说法斯法菲莱特,你要合作的是你见过最恶的恶,你所有将要进行的计划对你的同伴而言都是最深的背叛,我给你一次后悔的机会——只要现在你回头,你就还能回到你的斑斓世界去,你还能做个无知的幸福的受一尊佛陀庇护的孩子,你要如何做?
法斯法菲莱特有一瞬间的动摇,他躯干里的磷叶石颤抖起来,同他传递恐惧,双腿的玛瑙把他钉在原地,让他植根于七色土里,双臂的合金波涛样涌动要将他溺毙,属于他人的智慧的头颅蛇一样诱惑他,说放弃呀,放弃呀法斯,你可曾记得你是如何仰慕所有人都老师,你可曾记得同伴被击碎带走的悲剧,回头去,去回属于我们的甜蜜的梦去呀。于是法斯又看见安特库缄默的幻影,就在艾库美亚身后,冲他摇头,伸出食指比在唇上,复又裂开,成为一颗眼球,一片尘。而艾库美亚祥和地面无表情,只瞧法斯法菲莱特生出波纹的合金臂,揶挪地问他是不是害怕。
我是最恶的恶的帮凶,我敬爱他,所以无法忍受欺骗,我不恐惧,反倒是要提醒你。法斯像青金石一样风情万种的笑,迷人地口吐恶言,并上前一步去,宝石嘴唇几乎要贴在艾库美亚的下颌骨上。我亲爱的艾库美亚——当事人一瞬间皱起眉头,露出难以忍受的羞耻的表情——你可不能忘记你许诺我的,也不能忘记我们之间刻骨的仇恨。
你要小心,当我达成目的那一天,就要亲手抹杀你。
很好,王子笑起来,霞光万丈。他伸手捧住法斯的脸,扶起一个仰角,眼神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你已经像个人类了,法斯,像人类一样仇恨,像人类一样复仇,做得很好,你已经不能做一块剔透的宝石了,你已经无路可退了。从此之后地球上将不存在魂骨肉,只有名为法斯法菲莱特的不死的人了。
于是法斯结结实实地战栗起来,他似乎预感到一个无可避免的结局,他被曾经的法斯抛下,被朋友抛下,被同胞抛下,被老师抛下,最后也要被敌人抛下。他去注视艾库美亚月白色的眼仁,读来也只读出一个结局:
法斯法菲莱特要承受万年孤独。

评论(7)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