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error

缄默

人类是柔软的,法斯,你想象不出他们是何种形态——肉体比蛞蝓更易腐烂,骨骼比起你来还要脆弱易折,而他们的灵魂,是强大美丽又不可磨灭的。
法斯瞧着月上皇子坐在桌前另一端,指尖托着叉子,神态慵懒且散漫。他想这王子端着安特库的眼睛时也是这般,目空一切,脚下踩着银灰色的沙 ,身后是空旷的黑色天空。法斯的本能驱使他要冲上去,他青金石的脑袋束缚他的脚步,于是最后一块安特库就在研磨声中灰飞烟灭了。月人王子还在朝嘴里填东西,法斯想,他胡乱猜测那只藕可能要填满自己内里的孔洞,好让自己不去想别的事情。
青金石真的改变了我太多吗?法斯竭力回避这个问题。改变对于这块宝石而言迅猛不可阻,快到连他自己都来不及察觉。法斯堪堪一千岁,用三百岁懵懂,用三百岁了解得失,用两百岁沉淀,最后变成别的模样。二百岁对法斯不过弹指一瞬间,而世界在改变,他本人在改变,以至于他有些跟不上节奏,只得慌忙抛弃一些回忆向前。
他下意识地撩拨齐耳的碎金蓝短发,面前伸来一只叉子,问他,你要不要尝尝看。法斯不明白应该做什么,学着模样咬上去,用要斩断一切的力气,崩碎了上唇,蓝眼睛去瞧有些错愕的王子。
粘糊糊的,有点恶心。
那么你决定要站在我们这边了吗?王子不置可否,坐回身,又恢复成闲散的样子。法斯说什么?答应什么?他青金石的唇开了又合,说好,我答应你,我会尽力使老师动摇。
不对?不对?法斯喊,我们不是应该救回安特库,我们的目的不是帮助老师吗?青金石告诉他,小傻瓜,你被老师骗了,我们都被老师骗了,所以我们应该先查明真相呀。可你难道不是最爱老师了吗?我们难道不都爱金刚老师吗?青金石谈一口气,说法斯,正因为我比谁都爱他,所以我才要揭穿他,接着归于沉寂。
法斯听王子说,法斯法菲莱特,你什么都不懂,我们这里没有生活,所有月人都在欢笑,但我们每一天,每一时每一秒都重复而无意义。每天不过是起床,上厕所,表面上欢乐的无所事事,上厕所,睡觉,我们不曾有过真正的生活,也不曾真正的活着。于是法斯隐隐约约地对他抱有同情,只在房里凝视属于自己的蓝的球时更明显些。
王子同他坐在一颗树下,王子在剪一盆花,法斯还在思考。王子用剪子挖走他的蓝眼睛,不痛,甚至来不及反应,法斯还来不及尖叫就感受到左眼黑了又亮,亮起朦胧的光。
他用完好的右眼瞧这位皇子,瞧他手间握着的玉石眼球,又无端想起了安特库,想起他黏连一些眼眶的银眼睛,想起他泥古不变的特有的凉冰冰的温柔,骨子里的合金又开始做痒。他听见王子说,我们只是希望被老师的祈祷抹去,我们希望从无尽的痛苦的循环脱离,拜托你了,法斯法菲莱特。
法斯不做声,青金石眯眼笑起来,算是默认。法斯想,安特库怎么办?他先托付给我冬天,我答应他要守护所有人,我答应老师要把他找回来,而现在我要肩负的已经不仅仅是冬天了,我该怎么办?他回忆起将手指插入七色细沙里的厚重感,想起安特库面对自己一双残臂时的愧疚的银眼睛,想他从一池水凝成一块石,于是想哭。
但法斯没有哭的能力,他只能说,再等等,安特库,我会找到方法拯救你的,我会找到保护所有人的方法的,我会担起整个冬季的,所以再等等,再等等安特库,我就快想到办法了。

评论(4)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