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我们毕竟不是生来就享受孤独

中岛敦犯了错,给关在阁楼里,细细小小的月光从破木板缝里挤进来落在他身上。他闭着眼睛数星星,一颗两颗三四颗,五颗六颗七八颗,他饿得要命,想吃自己的衣袖,但他转念一想,发觉冻死比饿死要可怕一百倍,所以作罢。
他缩进角落,想把自己装进上着金锁的沉木箱里,箱子里有什么?星星月亮小脑腐?太阳云朵小脑素?中岛敦肚里空空,脑子里却乱七八糟跑过一群动物,他开始滴滴叭嘟叭地哼歌,哼小白菜地里黄自打小没了娘,又忍不住掉眼泪。
芥川,你真坏。中岛敦一边抹眼泪一边想他,灰白色的袖子湿哒哒像块凉掉的米粥。芥川龙之介什么也没做,但中岛敦就是想怪他,怪他什么?中岛敦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想芥川了,想芥川跟眉毛一样淡泊的表情,想他凉冰冰的手指,想他瘦巴巴的身子骨。芥川,你去哪儿啦?中岛敦嘀嘀咕咕地讲个不停,他说芥川,我一点都不怪你,也不讨厌你,我们一起去村头老王家菜地里掰玉米,去村尾小红家地里挖地瓜。这次我悄悄去摘西红柿,因为我记得你马上要过生日了,可现在我什么都不能给你,对不起。
中岛敦越说越难过,索性闭了嘴埋在臂弯里吸鼻子。他身后突然作响,砰砰砰。但中岛敦不想理,他想就算现在是妖魔鬼怪要来吃他,也随他们去。这时候中岛敦听见一声叹息——与其说是叹息,不如说是重些的呼吸声——他听见有人叫他,中岛敦,中岛敦?声音慢吞吞,带点倦意,但惹得中岛敦又想哭。
他说芥川,我在这里,你在哪里,声音委屈巴巴,还禁不住打嗝。中岛敦想,完了,芥川肯定要觉得我是个小哭包,他平生最讨厌别人掉眼泪,他要讨厌我了。
我在你隔壁,中岛,我也给关起来了。芥川还是慢吞吞地说话,慢得叫中岛敦怀疑他的真实身份。中岛敦大惊失色,他说芥川?芥川?你有没有事情?是不是我连累了你?不等对面回答,他就又开始掉眼泪,他说对不起,对不起芥川,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你能不能不要讨厌我。
芥川没说话,但中岛敦察觉身后的破木墙那边同样靠上了一具身体,他将自己缩得更紧些,觉得这样就能暖暖芥川凉冰冰的身体。
他多半挨了打,中岛敦想。他的脑子乱糟糟,先前的动物哗啦啦跑作一团,星星月亮砸进土地里。我没事,芥川的声音又响起来,软绵绵像是飘在棉花里,我告诉他们,是我要你这么干的。中岛敦不明白,他只是更加难过,幕后主使的惩罚总是最重的,不管这主使是真是假。而芥川的声音又重新变得凶巴巴,这使中岛敦稍稍安心下来。
为什么。芥川问他,语气是陈述语气,中岛敦倒是吓得想要站起身逃走,逃到荒野里去。因为你马上要过生日了,中岛敦口是心非,心里想的是因为我很喜欢你,嘴上却是另一句,他从未撒过谎,这时候却无师自通,精明地像是活了半辈子的老油条。但芥川仅一秒钟就看破他。
你撒谎,芥川说,我最近不过生日。
中岛敦怔住,迷茫地想是不是有人骗我,我明明记得你就是最近生日,可他不敢说,只好老老实实搬出心里那套。
我不知道,芥川。中岛敦视死如归,说了实话。我很喜欢你,想要给你我最好的,可我什么都没有,仅有一颗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的心和一双紫色的眼睛。
芥川又沉默了,于是中岛敦继续说。芥川呀,你的眼睛黑漆漆,皮肤也冰冰凉,脾气坏得像一只陌生的狼犬,可我喜欢你,不知道为什么,这世界上本身就有很多事没有道理,恐怕这就是其中之一。我不觉得你也喜欢我,因为你总是凶巴巴地同我讲话,还总要跟我打架,但这都没关系,因为我喜欢你。
中岛敦前言不搭后语地絮絮叨叨,芥川能想到他缩成一团,同自己背靠背坐着,中间隔着一堵破墙,而中岛敦的紫眼睛正闪闪发光。芥川自己熬的难过,浑身上下都痛个不停,他咬着牙齿把呻吟吞进肚子里,他想中岛敦这哭包废话真多,不就是喜欢吗,我知道了,我也不讨厌你,这下我们扯平了,互不相欠了,你为我偷番茄,我为你挨一顿打,你把心给我,那我就在自己这儿剜出一块位子给你,我们谁也不欠谁了。
芥川敲了敲背后的木板,出言打断他。中岛敦。对方止住话头,有些懦弱地回应他。
怎么啦?芥川?
我们迟早什么都会有的,所以闭嘴,安静点,也不要哭。现在我要睡觉,不然等我出去,就要把腿都给你打断。
中岛敦捂住嘴,紫眼睛弯成一轮月,他嘀嘀咕咕说好的,芥川,我不说了,晚安,又敲了敲木板,接着去数他没数完的星星。

评论(20)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