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鸣°

既然是新的开始
那就找一找之前落下的零碎的宝贝吧☆

苹果

敦,吃苹果吗。

涩泽龙彦手里端着个苹果,用胭脂色的眼睛盯中岛敦一万遍,也可能仅是盯那个红艳的果子连眼尾光都不分他一点。中岛敦熟极而流地说,不了,涩泽先生,我不吃。


———————————————————————


中岛敦一直觉得,涩泽龙彦,涩泽先生并不爱苹果,主要原因是他想象不来那样一位先生,一位有万千少女吻过而得来的胭脂色眼眸的先生,会爱一只苹果。但这个结论是矛盾的,中岛敦常能瞧见涩泽龙彦站在窗口,端着他的苹果,不知道是在欣赏还是在做什么,他耳侧编好的发就正好没入光里,映出透彻的白。

像是伊甸里的亚当,中岛敦这样想。果是智慧果,人是所有人的始祖,亚当的肋骨站在他侧后方,而亚当本人则是捧着禁果,颊上似笑非笑,毒蛇就盘在他胸口,细长的分叉的红舌头舔他的皮肤,胭脂眼睛里没有渴望,有什么呢,中岛敦想不出。

但涩泽龙彦不会吃苹果,苹果是早晚会腐坏的,红艳的表皮要生出黑斑,气味也刺鼻。下场当然是进垃圾桶,理所应当的。中岛敦初时见不得这种浪费,在涩泽龙彦开口问他是便一口答应,他说好的,涩泽先生,我想吃苹果。随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涩泽龙彦扭头看他,将中岛敦看地心慌慌,他以为完蛋啦涩泽先生要打我啦,可涩泽龙彦仅是盯住他,被少女吻过的眼睛又去吻中岛的紫眼睛。

涩泽龙彦说,想得美,小鬼。

中岛敦觉得委屈,他反驳说我不小了,先生,我十八岁,个子也长开,先生您教我的我也可以做到,我八岁跟着您杀死第一个人,十岁跟着您救活第一个人,我也经历生生死死,我不小了。涩泽龙彦笑起来,挥手招他过来,在中岛敦落座于身侧后弹他脑门一记,笑说他还差的远。

中岛敦是孤儿,从小就对规则看的清楚,记得明白,他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他陪涩泽龙彦杀过一百个一千个人,心肠硬邦邦,又忍不住在他先生面前露怯。他害怕涩泽龙彦,又有点欢喜他能带着自己,每每中岛敦见他的涩泽先生心情将好的时候就想喵喵喵,想要变只大猫让他纤细的手指挠肚皮,想挨着他蹭来蹭去,留下味道叫所有人都清楚这是谁的主子。

我是个坏宝宝,中岛敦是这样想的,他想自己生下来就没有父母,小时候为了活着什么都能做。但涩泽龙彦愿意带着他,他说中岛敦,我是个坏蛋,你要不要跟着我。中岛敦那时六岁,是个脏兮兮的瘦孩子,他想了一想说,你也是个坏孩子吗?那我要跟着你,因为我是个坏宝宝,好孩子是不愿跟我在一起的。

跟着涩泽龙彦的日子很好过,他脾气似乎很好,人又安静,中岛敦用带着梅子干的茶形容他——因为他吃不起饭,茶是他认为最好的东西——也同样喜欢。涩泽龙彦总是叫中岛敦坐在自己旁边,中岛敦也开心,于是一个瘦小孩就黏巴巴地抱住他胳膊,露着雪白的牙齿笑起来。

中岛敦觉得自己就是涩泽先生手中的一只苹果,他并不是从不担心自己会被丢掉,但他是个孤儿,是个坏孩子,他清楚规则,竭力使自己更好。

他期待能吃到一只苹果,也期待能吻被少女吻过的一双胭脂眸。

评论(11)

热度(68)